我国就业与财政政策的密切关系及高就业建议

 就业问题的解决与财政政策有着紧密的联系。相对其他政策工具而言,财政政策解决就业问题的作用比较直接和明显,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不同时期的财政政策取向上有不同偏重,就我国现阶段而言,为缓解就业压力,维护社会发展和改革稳定大局,财政政策的实施在促进经济增长的同时,有必进一步促进就业增长。从总体上讲,完善财政体系建设,加强宏观调控;通过财税改革,扩大就业渠道,优化就业结构;健全筹资机制,加大资金投入;规范社保资金管理,强化社保效益,从而发挥社会的整体效率,实现充分就业。
关键词财政政策;建议;就业
中图分类号F8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1-828X(212)11–1
一、完善体系建设,加强政策调控
党的十七大报告出,“深化财税、金融等体制改革,完善宏观调控体系”。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完善体系建设,加强宏观调控,求健全纵向保障,统筹横向跨度,加强宏观调控的同时,规范中观管理和确保微观实施。主通过公共财政支出政策,采取总量控制和结构调整,从横向和纵向两个方面对不同经济利益主体的收入分配进行调节。纵向上,通过完善扶贫政策,实行政府间的专项转移支付,加大对贫困地区的扶持力度,促进贫困地区经济发展,逐步实现地区间的分配公平。为了进一步调整和优化支出结构,建立健全覆盖城乡弱势群体的社会保障体系,保障公共财政服务。继续扩大改革覆盖面,努力推进全县预算单位纳入财政国库集中支付范围。在努力扩大财政直接支付范围的同时,通过技术手段确保财政资金专款专用,高资金使用效益。
二、运用税收政策,扩大就业渠道,优化就业结构
运用税收政策,调节产业结构,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和国际竞争的加剧,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促进第三产业的发展,由此增加就业岗位和机会。主途径是,政府可通过财税政策措施,鼓励第三产业发展,高第三产业的产值份额和劳动就业比重,从而高经济增长的就业弹性。同时也正视我国第三产业内部结构不合理的现实,着力调整第三产业内部结构,实现产业内部各行业的协调均衡发展,把发展的重点放在与科技进步相关的新兴行业,如咨询业、信息产业和各类技术服务业以及就业容量大、与经济发展和居民生活密切相关的行业。
同时运用税收政策,协调地区经济发展,减少结构性失业。通过运用税收政策影响投资方向来防止地区差异造成的结构性失业进一步加剧。如给予落后地区中的一些重的产业部门和企业以投资抵免或加速折旧的优惠政策,高资本积累能力,供更多的就业岗位。对采掘业、矿产业这些利用自然资源较多的,同时吸收劳动力较多的中西部地区的重点产业,给予减免资源税,增加增值税抵扣项目的优惠,减轻其税收负担等。结合我国主体功能区规划的求及地区之间产业结构布局和调整,考虑把东南沿海地区遭遇发展瓶颈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中西部特别是中部地区,形成不同区域的比较优势和产业结构的合理布局。
加大对小企业扶持力度,充分借鉴国外经验,以税收减免的方式,或者财政专款设立小企业基金,或者通过财政补贴的方法扶持中小企业的发展,扩大就业渠道。中国作为一个人口大国,还处于工业化初期,存在大量没有受过专业培训的农民工,在一定时期内,这部分人员具有较强的就业需求。而劳动密集型企业是吸纳农民工就业的主渠道之一。充分发挥我国人力资源充足的优势,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最大程度地吸纳其就业。
三、拓宽筹资渠道,加大资金投入
面对未来相当长时期内我国就业和社会保障资金需求巨大的矛盾,现有的财政集中度难以承受,必须研究拓宽新的筹资渠道,通过预算内外各种渠道积极筹措就业再就业资金,积极调整失业保险基金支出范围,增加其促进就业所占的资金份额,充分发挥失业保险保障生活和促进就业双重功能,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开征社会保障税,从而建立以社会保障税为主体、财政补助和社会捐助等多渠道的就业再就业资金筹集机制。同时,继续加大财政对就业再就业资金的投入。多元化增加就业和社会保障资金投入,将各种不同来源的资金置于财政预算中,完善筹资机制,确保就业和社会保障资金来源稳定。
四、催生产业创新支撑平台的财政政策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尽管我国的产业创新支撑平台有了一定的发展,但是我国的产业创新支撑平台普遍存在着创新能力不强、研发投入不足等问题。产业创新支撑平台创新能力的高,有赖于财政政策的激励效应。从宏观层面看,财政政策取向决定了就业规模的变动趋势。如果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会拉动经济增长和促进国民收入增加,从而创造就业机会,扩大就业总量。如果采取紧缩性财政政策,将降低消费需求和稳定经济增长,从而收缩就业总量。需指出的是,财政政策通过推动技术进步,会对就业规模产生不同的影响。一方面,从短期看,技术进步会影响到经济增长的就业弹性,最终对劳动需求产生负面影响;另一方面,从中长期看,技术进步会促进经济持续发展和国民收入较快增长,并通过加速作用影响投资需求和劳动需求,从而对就业规模增加产生积极的作用。
从中观层面看,财政政策对劳动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的支持力度不同,会决定就业规模变动的大小。如果财政支出投入到劳动密集型产业,会通过收入效应增加劳动者消费需求,从而带动为满足新增消费需求的生产行业和服务行业发展,产生较高的劳动力需求;如果财政支出投入到资本密集型产业,其效果就远不如投入到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就业效应显著。此外,如果对劳动密集型产业减税,会产生较强的就业扩张效应如果对资本密集型产业减税,会产生较强的排挤效应和较弱的收入效应;对就业规模的促进作用有限。
从微观层面看,财政政策作用于不同情况的个体,也会对就业规模产生不同的效果。对个人而言,如果对收入水平较低的人减税,会产生较强的收入效应和消费效应,从而会间接扩大就业规模;如果对收入水平较高的人减税,会产生较弱的收入效应和消费效应,从而对就业规模的影响有限。同时,财政政策中的就业保障政策能够从扩大劳动需求、高劳动供给质量以及沟通劳动供求信息等方面发挥作用,产生较为直接的、积极的就业扩张效果。对于企业而言,财政支出和税收减免能够对企业生产投资产生激励效应和阻碍效应,从而引发劳动总需求量的变化。